20 社团
12 活动

南京工程学院

校园新闻

南医大帅哥穿轮滑跳骑马舞,摆蛇杖造型

2012-11-11 00:00

原标题:南医大帅哥穿轮滑跳骑马舞,摆蛇杖造型

南医大帅哥穿轮滑跳骑马舞,摆蛇杖造型

南医大帅哥穿轮滑跳骑马舞,摆蛇杖造型

中国江苏网10月29日讯(通讯员 王璐璐 记者 刘北洋)近日,在南京医科大学江宁校区的广场上,南医大轮滑社派出11个帅气的男生,穿着轮滑鞋跳起了“骑马舞”,立即引来围观,而整场表演的亮点在于最后摆出的南医大校徽上的“蛇杖”阵,颇有“南医风”。

社长杨应龙说,此“蛇杖”非欧阳锋之蛇杖也,而是医学的象征,即罗马神话中医神亚希彼斯的标志,以单蛇缠杖作为主题的单蛇之杖。通常认为单蛇之杖是正统的医学标帜,南医大校徽上所用的也是单蛇之杖。这两类蛇杖皆表示疗疾养伤之根本来自於创造生命的神奇力量,象征神奇的医术和中立的医德。

“跳江南style在于吸引更多的人来观看,重头戏是推广医学的文化。”杨应龙坦言,如果不是搞这次活动,他也不知道蛇杖的具体含义。“由此可见这种推广普及的重要。”

扭伤神马的,最普遍

排练的路是用心血堆砌的。这学期刚进社团时,大部分成员只会最基本动作,甚至还有成员从未能接触轮滑。所以,在轮滑社里那几个能够进入表演的社团成员们都是磨破过无数次皮,流过无数次血,摔过无数次跤以后才练就出色的技术。

参加表演的女生洪莹蕾曾因滑下坡时扭伤了腰。“因为当时刹车技术还不够娴熟,又加上当时路上行人过多,为避免撞到别人,自己一时刹不稳就摔了,腰一疼就是两个多月。不过,可以帅气地表演时,掌声和赞美会让自己感到付出都是值得的。”

同样的痛楚,只要学轮滑的人几乎都尝过,杨社长说:“还记得去年平安夜那天中午,为了晚上的聚会表演,想在表演之前多练习一下‘单轮前行’谁知道,自己的一个重心不稳,就把右脚踝扭伤,脚瞬间就肿起来了,穿着这个本来比较宽大的轮滑鞋,那时都感觉很挤脚,一动就像千万个蚂蚁咬一样疼,可是为了晚上的聚会,我还是强忍着疼一翘一翘地继续着。这一次的扭伤足足伤了我三个月。”

因为兴趣,所以选择轮滑

虽然南医是一个以“文弱书生”占主导人群的学校,习惯拿手术刀的他们,对于轮滑的学习热情却有增不减。从当初的几人团队,到如今拥有几百名社员的大社团,越来越多的青睐者就是他们实力最好的证明。

来自10级康达学院临床医学(2)班的杨应龙社长是个外表腼腆的小伙子,对于轮滑的热爱却是让人惊讶的。从今年年初渐渐接手轮滑社开始,就为轮滑社的发展付出着自己点点滴滴的心血。“平日里,得处理轮滑社大大小小的事,从招新,训练,到表演,很多事。”

从初学者到后来能小有成就,成员们都有痛苦的回忆。为了可以更好控制轮滑鞋,就得把鞋勒更紧,脚跟常因为长时间摩擦而磨出血,留下深色疤痕。夏天,原本是女生秀美鞋,秀美腿的时候,可是热爱轮滑的女生们却只能穿着普通的球鞋来遮盖。

开学初,来报名学习轮滑的社员们很多。他们都被那些帅气展示自己的人所吸引。可是真正坚持下来的就不多了。南京的天气冬寒夏热,训练又是在室外,太多的原因使得来训练的人愈来愈少。所以真正可以达到资格表演的人不多。

不过,整个南医的表演队伍还是强大的,有二十人左右,他们都自己具备编排节目和比赛内容的能力,他们同时也是带领新学员的教练。

轮滑有时也是一座鹊桥

轮滑社里有趣的事多,浪漫的事也不少。因为共同喜欢玩轮滑,久而久之,轮滑撮合了好几对恋人。社长和他女朋友就是其中一对。

“第一次产生感觉就是在今年六月六日,也就是我们轮滑圈子里老说的‘溜溜节’。那天我们一起去刷玄武湖,我们滑得特别开心。后来也时常接触,渐渐在一起了。不止我们,现在还有五对呢。”

“大家平日里一起聚餐,唱K,基本每个月都有。时间充裕的话,每天都会在一起练习,就像每天都要吃饭一样。”杨应龙笑着说道。大学里面恋爱的人很多,但是轮滑而相遇相知相爱的人,却也不多。“本来以为学轮滑的人都是大老粗,原来有时候也会有点小浪漫,夜晚,牵着手绕着江宁校区滑一圈,也是很开心的嘛。”社长女朋友说。

现在的南医大轮滑社,早已身经百战,从10年参加了“QQ音速”杯大学生轮滑赛,“MY MAY”杯大学生轮滑赛,“南林杯”大学生轮滑赛,到今年十一月份的南京工程学院举办的第十二届“新生杯”轮滑大赛,一步步走来,南医大轮滑社社员们精彩表演的身影也渐渐印刻在了江宁大学城学生的心里。

“上帝没有给我翅膀,我用轮子飞翔。”这是当下轮滑圈里最流行的一句话,杨应龙也常说。

 

 

分享到:
活跃主办社团
他们在参与
专题活动